妲己W

日常。

*
我今年回故乡的时候,是夜里到的。月牙子俏生生的挂在天上,跟我从刘邦那儿看见的没什么两样。
路两边随意栽下的杨柳都开始出了毛绒的絮。像虫子一样挂在上面去。

再过不了多久,就会变成白色的棉花一样的绒四处飞舞。
我见过那样的场景许次了。那是一种熟悉的感觉,熟悉的气味。像我怀念家乡时一样的感情。

我悄无声息的,尽量不惊动家里的人们,就连看门的那条狗儿都没发现我进了园。只是我回卧时撞见了我的弟兄。
“哥…哥?!”

他叫起来,把大家都吵醒。喜气洋洋的欢迎着我。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在刘邦的地方是吃的不少。在家里又是一种别样的感觉。
我是有几年没回来了吧。

他们不搬家,我才摸的到路,回得来。一路悄悄的无声的爱 就连路边树上也刻满了我的姓氏跟一个个歪七扭八的正字。
家里添了些我不认识的人丁。

我甚至不能张口叫出我熟络的人的名字,我记不得了。战场磨灭了我许许多多的东西。
我觉得这个家变了许多,我不在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呢?我不知道,弟兄过来围住我要我讲战场,讲大义。
连我问他们家中如何的机会也没有。

我有种不适合,不适应这个家了,这样的感觉。
如此陌生,对这里我甚至一无所知。
奇妙的陌生。

浑浑噩噩几日问候,又该走了,他们朝我挥手,渐行渐远的马儿我快看不见他们的影子。
可我的马儿调头跑回去,跃下了马我抱住他们,眼泪却停不住了。我们相拥在一起掉眼泪。脸上的嘴角却是扬的。最后舅姨拍了拍自己的脸,她笑起来。脸上的肉一抖一抖的。
像我童年时期她为了我和别人生气时一样。

她说,走吧。喜庆日子。开心些。

我又笑又哭,一定很难看。我点了头。就那么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日常。

*
我今年回故乡的时候,是夜里到的。月牙子俏生生的挂在天上,跟我从刘邦那儿看见的没什么两样。
路两边随意栽下的杨柳都开始出了毛绒的絮。像虫子一样挂在上面去。

再过不了多久,就会变成白色的棉花一样的绒四处飞舞。
我见过那样的场景许次了。那是一种熟悉的感觉,熟悉的气味。像我怀念家乡时一样的感情。

我悄无声息的,尽量不惊动家里的人们,就连看门的那条狗儿都没发现我进了园。只是我回卧时撞见了我的弟兄。
“哥…哥?!”

他叫起来,把大家都吵醒。喜气洋洋的欢迎着我。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在刘邦的地方是吃的不少。在家里又是一种别样的感觉。
我是有几年没回来了吧。

他们不搬家,我才摸的到路,回得来。一路悄悄的无声的爱 就连路边树上也刻满了我的姓氏跟一个个歪七扭八的正字。
家里添了些我不认识的人丁。

我甚至不能张口叫出我熟络的人的名字,我记不得了。战场磨灭了我许许多多的东西。
我觉得这个家变了许多,我不在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呢?我不知道,弟兄过来围住我要我讲战场,讲大义。
连我问他们家中如何的机会也没有。

我有种不适合,不适应这个家了,这样的感觉。
如此陌生,对这里我甚至一无所知。
奇妙的陌生。

浑浑噩噩几日问候,又该走了,他们朝我挥手,渐行渐远的马儿我快看不见他们的影子。
可我的马儿调头跑回去,跃下了马我抱住他们,眼泪却停不住了。我们相拥在一起掉眼泪。脸上的嘴角却是扬的。最后舅姨拍了拍自己的脸,她笑起来。脸上的肉一抖一抖的。
像我童年时期她为了我和别人生气时一样。

她说,走吧。喜庆日子。开心些。

我又笑又哭,一定很难看。我点了头。就那么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日常。

立春时,下了飘雪,冰凉的触感和弯刀似的冷风全都打在身上。我穿的很厚,只有双眼露在外面。
天很冷,空气中温度也低,雪打在鼻息喷出的厚布上,依稀嗅得出冬天的味道。
这是冬天还没过,可是趁着雪大路滑。我们要再突破一次,追击敌手。那是把握着十分胜利的脸。
“殺吧,韩信。”

面无表情的好像我真的能如他所愿,是率兵得仙的好将军。我也信任着自己。安抚战前军心,再鼓舞士气。
是的,乘胜追击而已。何必认真呢,也只是残兵败将了。二月的春风拂面冰凉而又凛冽。我看了还没开出芽的柳条。看了还没缓过温的鸭。看了冰冻尚未解的湖。
我甚至,甚至看了刘邦大喜的表情。

我们没追上,或是说,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。覆盖了所有的痕迹,连气味也被寒风席卷。
他生气阿,他怒目使我感到屈辱,也并不全是。我还有点喜悦,像孩子渴望被关注时会调皮捣蛋。
他开始训斥,可最后突然破口大骂,指着我,又指着别人,居高临下的指着我们的鼻尖。远远的,远远的发着怒火。

夜间,刘邦叫我去他寝宫寻他,喝了几壶酒,酒盏满了又没,没了又满。我有点晕晕乎乎的,刘邦看着我,像是要套我的话,我感觉自己像中了计。
却又口无遮拦,他问我。

“你晓不晓得,什么叫天命?”
这句话并没有在脑中过滤几遍,我只是想起了白天他的怒火一股脑泼在我身上,我张口就哑声嘶喊。
“我就是天,我便是命!”

仿佛是在他意料之中的回答,不怒不气,我瞧不清他的表情。

“你命不久矣,该找我续命来了。”

是这样的,跟主公在王者峡谷的每个草丛里都搞了搞。